您的位置: 绍兴网 >> 金融频道 >> 银行要闻
严守规程撕“画皮”高仿假票终现形
浙商银行杭州分行查堵变造票据案件
绍兴网 2017年07月27日 18:02:57 手机看新闻

    就像现金结算会遭遇假钞一样,企业、银行间的票据结算同样会遭遇假票欺诈。然而相较假钞,票据的期限长、金额大,且常常是几经背书转让,查验真伪难上加难。尤其是近年来票据结算的频次和体量越来越大,各式各样的“变造票”、“克隆票”层出不穷,票据的“高仿”伎俩也花样百出;因此堵截票据风险,除了需要经办人员具备丰富的经验和技术,更得绷紧制度之弦,通过科学、系统的内控机制牢筑防火墙。

    今年年初,一张高度仿真的变造银承(银行承兑汇票)流入了浙商银行杭州分行,尽管从票面上看,这张假票几乎可以假乱真,但在浙商银行“内控保驾 合规护航”专项行动中,还是被层层剥茧,露出了“狐狸尾巴”。

    不冤枉一张真票,也不放过一张假票

    今年3月24日,杭州M公司的财务人员拿着一张银承来到浙商银行杭州分行,要求办理浙商银行“涌金票据池”的票据入池质押业务。票面显示,该银承的汇票号码为30**********4648,出票金额人民币420万元整,出票人为河南的H公司。

    虽然粗看这张银承本身并无太多异常,分行运营管理部业务处理中心经办这笔业务的沈佳宇、楼敏二人注意到M公司是新近才开通的票据池业务,入池的首张票据就是这张大额银承,便多留了心眼。

    按照惯例,柜员应通过央行系统对票据实行“电查”(即对银承的票号、期限、金额、收票人、出票人、承兑行等要素信息进行核对);查复书显示的信息和票面并无二致,唯一的反常是承兑行在查复书中告知,该银承曾经被查询过十余次,其中8家银行各查询一次,2家银行各查询二次。

    “票据只有经过多次背书转让才会有多次的查询记录,”楼敏事后回忆说,“但这张银承并没有粘单,背书人只有票面收款人和M公司两手,故被十余次查询不合常理。”从业多年的经验告诉两位经办人员,魔鬼往往就藏匿在这样的细节中。

    鉴于近年来票据风险案件频发,也有部分特别谨慎的银行,只要是有他查记录的票据,就一概不予办理。但浙商银行涌金票据池一直都因“不挑客、不挑票”的理念广受市场推崇,沈佳宇和楼敏觉得,“既不能冤枉一张真票、也不能放过一张假票”;故并未直接终止业务,而是向包括承兑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再一次发出查询。

    在与各家银行的电话沟通中,杭州分行获知:“出票人在出票日签发多张银行承兑汇票,有‘小票套大票’嫌疑,现已有变造票据情况发生,当地公安部门已介入”,进一步印证了这张银承疑窦重重。

    “小票套大票”,变造票的画皮术

    当然,仅凭怀疑是不能武断地将客户拒之门外的,业务处理中心的小伙伴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证据的努力。

    目前,伪造假汇票的伎俩一般有三种:一是“无中生有”,利用科技手段彻底伪造假票;二是“照猫画虎”,先签发真票,再根据真票伪造内容完全相同的“克隆票”;三是“改容易貌”,把金额较小的真汇票数字改大,即变造票。

    这三种方式中,尤以变造票的仿真度最高、鉴别难度最大。变造银承一般是通过加“0”或者改写,将银承金额由小变大;而除了被修改的极少数的关键要素,包括印章在内的其他部分都是真的,非常容易瞒天过海。

    而前述“小票套大票”的手法,更是不法分子为躲避查验惯用的“画皮”。具体到这张变造银承,出票人在同一天内连续签发若干张连号银承,其中一张为真实的大额票据(420万元),其他均为数千元的小票。因为票号相连,在给这些小票“易容”之时,需要修改的仅有“票号末位”、“小写金额首位”及“大写金额”几处,把可能的造假疵漏降到最低。

    再要一联影像,揪出狐狸尾巴

    这一点微乎其微的疵漏,则是在反复拉锯的传真查询暴露出的。

    在常规查询后,沈佳宇向承兑行发起了传真查询请求,但承兑行提供的银承第一联(底卡联)的影像与票据实物并无明显区别。“按照人民银行对票据查询的要求,只需比照第一联底卡联影像即可;但是我行始终坚持‘有疑必查、查必彻底’的内控合规要求,向承兑行再次发出传真查询,恳请其提供该银承的第二联影像。”

    天网恢恢,也正是这第二联影像,将这张银承做假的嫌疑彻底坐实:第二联影像中印章盖戳,和实物票据上的位置明显不同。通过这一细节可以判定,这是一张变造票。

    “从技术上看,不法分子既然能无中生有彻底伪造出假票来,那么在真票基础上小改几处更是不在话下。”楼敏说,“然而柜员手工盖的印戳,位置和角度都有一定的随机性,不法分子机关算尽,还是因为我们多要了一联影像,被揪出了狐狸尾巴。”

    事后,第三方公司的专业鉴定进一步佐证了这一判断:该票据在红外光下票号和大小写金额均涂改,表现为票号未位“8”疑似由“5”变造,大写金额“肆佰贰拾万元整”为全部刮改而成,故红水线明显有刮改、挖补痕迹,小写金额的“2”由“¥”变造,且“2”后面的所有数字均为刮改。在紫外光下票号处的团花及整版兰花图案均有明显断痕,紫外光下呈明亮色。用特殊蓝光检测,票据号码、金额处的底纹有明显断痕——这张银承确系变造而来。事实确凿后,浙商银行杭州分行立即报案,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,对涉事公司进行调查。

    “这张变造银承的‘画皮’能被揭穿,要归功于市场营销、会计核算、票据审核、风险审核等多个岗位和部门对‘内控保驾、合规护航’精神的贯彻落实,”楼敏说,“涌金票据池是我行的拳头业务,作为运营条线的一员,我们将时刻保持警惕、严格执行操作规程,严防死守假票风险,为它的蓬勃发展保驾护航。”


来源: 作者:寿迪美 编辑:施妍静

 

 
版权声明 | 客户端 | 微信微博 | 网站简介    绍兴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